首页 > 历史文化

云 露 山 随 思

内乡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  www.neixiangxian.gov.cn   2020-05-09 09:59:35   来源:内乡县政府网站

  云露山总是葱茏苍翠,云绕雾障,令人遐想悠思。而云露山映照的两个古人的名字——孙思邈和王检心,又使人们增加了另一种珍爱留连之情。

5D626E04@751CD207

  利用“五一”假日,早上8点从内乡县城驱车,一个小时就驶进了位于马山口镇石庙村的云露山。云露山是国家4A级景区,假日期间严格按照疫情防控要求,做好有序开放工作。景区入口处,在履行消毒、测体温、扫码登记等程序后,我便步入绿水青山衬映下的云露山。

  云露山秀丽清幽,花草丰茂,尤其是天然中草药十分丰富,杜仲、柴胡、山楂、天麻、葛根、山茱萸等珍贵药材达500多种,唐贞观年间就以“世外天然药圃,益寿养生福地”享誉京都长安。“药王”孙思邈慕名前来体验和寻药,七年间踏遍云露山的山坳峰岭、沟壑河冲,新发现上百种名贵药材,为编写《千金要方》提供了宝贵资料。

  我在一条山谷中漫行,周围林木繁茂,崖壁千仞,是当年孙思邈经常采药之处,故当地人称“药王谷”。孙思邈擅长阴阳、推步,终身不仕,隐于山林采制药物,搜集民间验方、秘方,总结临床经验及前代医学理论,为医学和药物学作出重要贡献。他汲取《黄帝内经》关于脏腑的学说,在《千金要方》中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了以脏腑寒热虚实为中心的杂病分类辨治法;在整理和研究张仲景《伤寒论》后,将伤寒归为十二论,提出伤寒禁忌十五条,颇为后世伤寒学家所重视;他搜集了东汉至唐以前许多医论、医方以及用药、针灸等经验,兼及服饵、食疗、导引、按摩等养生方法,著《千金要方》30卷,分232门,已接近现代临床医学的分类方法,集方广泛、内容丰富,对后世医学特别是方剂学的发展有着明显的影响。《千金翼方》30卷,属其晚年作品,系对《千金要方》的全面补充,尤以治疗伤寒、中风、杂病和疮痈最见疗效。

908C0B66@31580253

  至于书名为什么叫“千金”,则展示了孙思邈不分“贵贱贫富,长幼妍蚩,怨亲善友,华夷愚智”,皆一视同仁的高尚医德。他声言“人命至重,有贵千金,一方济之,德逾于此”,故将两部著作均冠以“千金”二字,是我国最早的医学百科全书,从基础理论到临床各科,理、法、方、药齐备,有极高的学术价值,确实是价值千金的中医瑰宝,后人称为方书之祖。他创立了从方、证、治三方面研究《伤寒杂病论》的方法,开后世以方类证的先河,在阅读仲景书方后再读《千金要方》,真能大开眼界、拓宽思路,特别是源流各异的方剂用药,显示出极高的博学医源和精湛医技。

  药王谷幽深静谧,在这个益寿养生之地,飞瀑、碧潭仿佛映印出药王的影踪。孙思邈崇尚养生,并身体力行,正由于他通晓养生之术,才能年过百岁而视听不衰。他将儒家、道家以及外来古印度佛家的养生思想与中医学的养生理论相结合,提出的许多切实可行的养生方法,时至今日还在指导着人们的日常生活。如心态要保持平衡,不要一味追求名利;饮食应有所节制,不要过于暴饮暴食;气血应注意流通,不要懒惰呆滞不动;生活要起居有常,不要违反自然规律。在临床实践中,他还总结出了许多宝贵的经验,如“阿是穴”和“以痛为腧”的取穴法,用动物的肝脏治疗夜盲症,用羊的甲状腺治疗地方性甲状腺肿,用牛乳、豆类、谷皮等防治脚气病;对于孕妇,提出住处要清洁安静,心情要保持舒畅,临产时不要紧张;对于婴儿,提出喂奶要定时定量,平时要多见风日,衣服不可穿得过多。这些主张在今天看来仍有其现实意义,故被尊称为“药王”、“真人”、“药圣”,云露山专建有药王庙,供山民们奉祀祭拜。

31602A04@44485D4C

  走出药王谷,午后的阳光暖暖地斜照下来,一阵凉风吹过,倍觉精神。从孔门沿河谷上行,绕过气势壮观的宝塔瀑,我登上了云露山的宝塔山寨。这里风景优美、群山环抱、苇塘修竹、菜畦药圃,实乃修身养性的理想之地。唐代时,宝塔山寨是默水县至南召县路经的一条捷径山道,称“默南古道”。内乡,在唐武德元年叫默水县,县址就在马山口的张岗、闫岗两村之间,历经137年而废。北与南召为邻,因夏秋山洪暴发,河道难行,故另辟默南翻山捷径大路,宝塔山寨即为中间站,设有客栈、茶棚、饭店,人们总在此歇脚、吃饭、住宿,第二天再潜行下山,出沟口,绕白河大道直达南召县城。清时,著名理学家王检心专门在宝塔山寨创建“宝塔书院”,收高足著书讲道。

  王检心,字子涵,号惺斋,内乡县东王营人,出生官宦之家,祖上在明代曾官居太仆寺卿之职。清道光五年(1825)中举,历任江苏省句容、高淳、仪征、宜兴、兴华等县知县,后升直隶候补道,晋赐中宪大夫。在任期间,不但体察民情、关心百姓、深得民心,还重视思想教育和发展教育,“重订学规,皆本实心为擘画”,曾在农村创建义学、义仓各百余所,募捐修桥,口碑极好,所以当他任满调动时,从老百姓到士绅都出来送行,“士民送者塞途”。清咸丰二年(1852),被咸丰皇帝赐戴花翎;同治元年(1862),加按察使衔,同年返回乡里,6月太平军进攻内乡,乡绅共推其任城防一职,至同治六年(1867)卸任,潜心修养。

  回乡后,王检心继续从事教育事业,“其在准提庵、建福寺、菊潭书院、内乡义塾孜孜善诱”,教学时语言通俗易懂,“不涉高深玄妙之谈”。积累人生做官做学问的体会,曾对人说过三句非常朴实的至理名言:“燕居必衣冠,行政必勤慎,待人必忠信。”正是这种非常通俗朴实的语言,赢得了理论界的称赞:“检心盖躬行君子也,表里莹澈,体用兼备,一时名臣倚重,群黎感德,至今无异词。非真道德,若能是乎?”

FE395C0C@0E219451

  王检心对理学造诣颇深,撰有《春秋本义》、《易经说约》、《四书存真》等理学专著20余部。理学亦称道学,是儒家文化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阶段,在中国思想史上,汉儒中的古文经学派,治学上侧重于名物训诂;到了宋代,儒家则侧重于阐释义理,兼谈性命,故叫“理学”。王检心卸任后即携家眷、童仆隐居云露山宝塔山寨,息心养性,通研理学,创办“宝塔书院”著文布道。同治八年(1869),病逝于宝塔书院,葬于书院后的山坡上,后人称“王官坟”,现书院已消,但墓的遗址仍存。

  不觉已近黄昏,晚霞满天。放眼四望,山峦、树林、溪流尽披红妆,如梦如幻。及至从宝塔山寨下来,天边仅剩几缕微弱的夕阳余晖,几乎没有穿透暮烟的气力,匆匆收束回去,接着融上一层暗灰的烟霭,渐渐隐于朦胧的大气层中了。孙思邈、王检心在云露山留下的足迹,唤起人们的是依恋与回忆、憬悟与愉悦,如此说来,云露山既是一幅画,又是一段历史,一首叙事之诗,于是便在心中希冀云露山永远青翠、明净、秀美,让人们看它、读它、咏叹它。(内乡县文广旅局王国庆)

责任编辑:gnlx63

分享: